朝鲜美术作品在京亮相 主体元素全是笑脸、青春

朝鲜 中国 画作 油画 画家
  昨天,在时代美术馆的展厅内,两名身穿朝鲜传统民族服饰的少女走过巨幅彩色朝鲜画。记者 和冠欣摄 朴永哲《无声》   昨起,为纪念朝鲜战争胜利60周年,100多件朝鲜美术作品在京集中亮相。这是一场历年来朝鲜美术作品在中国最重要、最集中的展览。展览于今明两天免费开放,后天所有作品原地上拍。   这是朝鲜国家形象以美术作品的方式“集中展示”。展墙上挂满了一百多幅朝鲜一流画家的油画、朝鲜画、水粉画以及数件精美的刺绣作品,创作时间从上世纪60年代延续到2012年。这些写实作品再现的是当代朝鲜的山水、人物以及日常生活,当然也少不了永不外时的革命战争题材。   1953年7月27日,《朝鲜停战协定》在板门店签订,标志着朝鲜战争胜利结束。昨起,为纪念朝鲜战争胜利60周年,一场历年来朝鲜美术作品在中国最重要、最集中的展览,在位于国贸附近的时代美术馆揭开面纱。展览由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华使馆、朝鲜对外展览总局、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等主办。   金刚山以及首都平壤,向来是朝鲜画中永恒的主题。本次展览初次展出了部分艺术家珍贵的长卷作品、条屏和册页,如崔成龙的《春夏秋冬》、金圣浩的《风景》、黄枯俊《妙香山》、鲜于枯《金刚山》等,而由朝鲜白虎创作社24位著名艺术家用时一年完成的《阿里郎》油画组画,继此前在中国其他城市展出后,再次亮相此次展览。   主办方介绍,此次所有参展作品都经过了层层挑选,参展艺术家中仅“人民艺术家”就有李石浩、郑锺汝、黄英俊、郑昶谟、鲜于枯、金圣民、崔成龙等人(注:朝鲜美术界对画家的认定分为“人民艺术家”、“一级画家”、“功勋艺术家”,其中“人民艺术家”级别最高);艺术形式上,除油画、朝鲜画外,还展出了朝鲜磁器巨匠禹致先的高丽青瓷,朝鲜人民艺术家金清姬的刺绣作品《虎》等。“这些艺术家在朝鲜都是家喻户晓的明星,朝鲜还将他们创作的部分作品制成邮票发行。”展览主办方之一、北京际华春秋拍卖公司董事长马太平透露,展览结束后,这些作品还将全部上拍。   除更适合写实的油画,展厅里的朝鲜画多见于偏写意类题材,如崔成龙的《明月降雁图》,姜政卿的《兔子的故事》。只是,与中国画较爱留白的做法不同,它们要求画面一定要占满。据马太平介绍,朝鲜画家无一例外毕业于朝鲜美术大学,仅油画本科就得念七年,“这也让他们作品的‘学院派’色彩较浓”。据悉,本次展览将免费向公众展至明天。28日,所有作品将在原地上拍。   展品特写   配角儿全是“笑脸”,不再有硝烟   一大早,48岁的王女士就赶到展场,要看看那些反映抗战岁月的画作,因为在她印象里,战争、硝烟正是朝鲜画家最擅长、也最常见的内容,为此,她还特意带来一套自己十多年前“淘”到的“1953年战地素描画集”。不外,一圈转下来,她却颇有些失望。原来,除少数几件再现革命年代的作品外,绝大部分画作的主体元素是“笑脸”、“青春”,甚至不乏“时尚”。   朝鲜功勋艺术家洪哲雄创作的“幸福”系列包括两幅油画,《风摇竹影》里,一位盘地而坐的朝鲜妇女满脸憧憬地望向窗外,身后的一幅“翠竹图”在光线的映射下,影影绰绰;《听!云雀》里,衣着光鲜的朝鲜女人侧身而立,姣好的面容显露出浅浅的笑意。在一组《阿里郎》系列油画里,除满眼的“笑容”,在一些生活场景里,还能看到穿半透明蕾丝开衫的街头靓女。   更为难得的是,一些作品还罕看法调用了意象绘画手法。名为《雨巷》的油画里,一位身着灰黑色套装的女子手持红色雨伞,正穿过林荫大道渐行渐远,让观者不免联想到中国现代派象征主义诗人戴望舒的诗歌《雨巷》;画家朴永哲的《无声》里,一头短发的女孩儿手持小提琴,亮黄色的衣裙与朦朦胧胧的画布背景互为依衬,实实间传递出画家寄予其中的情感。   记者观察   朝鲜美术作品开始走俏拍场   最近,两项有关拍卖成交率的数据,颇值得玩味。其中一个是,刚刚降槌的西泠春拍以85.9%的成交率,成为今年春拍市场唯一成交率超过八成的大型拍卖行;另一个是,在今年5月的深圳文博会上,一场规模不大的“朝鲜美术专场拍卖会”,成交率高达86.3%。一个再普通不外的“朝鲜专场”,竟然创下国内今春拍场成交率之冠,朝鲜美术作品似乎开始受到中国买家的欢迎。   据了解,“朝鲜专场”最大特点就是起拍价自制,大多数只有几千元,最低的一幅仅3000元,而正是这一“低身段”收获了成功――作品《春闺》历经20轮竞价,从起拍价6000元一路高歌大进,最后以32000元成交,这样的例子在那个专场比比皆是。   在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甘学军看来,近两年步入调整期的国内艺术品市场,目前还只能说是出现了转暖的迹象,“在这种弱市行情里,亟待出现一些新品种,尤其是价格不那么昂贵的作品。这两条,朝鲜画作都符合。”他说,相比于那些交易活跃的品种,有些神秘感的朝鲜画作反而更有吸引力。   事实上,“一流的水平,三流的价格”,是国内收躲界对朝鲜画家作品近乎“刻板”的认识。一组数据显示:朝鲜功勋艺术家创作的一幅1平方米的朝鲜画,售价不到2万。而在国内,同级别中国画家的作品,价格往往是其数十倍,甚至百倍。   著名收躲家王立军认为,尽管朝鲜画作近些年也出现了上涨,但依然远低于市场价值。“它们就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齐白石、李可染作品在国内的行情价,基本没有形成真正的市场。”他分析说,朝鲜画家都是由国家“供养”的,画家们一门心思就是创作,“不仅轻易出精品,而且其作品民族性也非常突出。待到艺术市场放开后,朝鲜画作肯定会实现艺术价值上扬,尤其是那些反映朝鲜山水、民俗的风情画。”(记者 陈涛) 标签:朝鲜 中国 画作 油画 画家